后天价体育版权时代腾讯、苏宁们怎么玩儿?

9月12日,新赛季的英超联赛就将重燃战火。但对于国内球迷来说,他们想要观看“世界第一联赛”,或许只能苦苦寻找盗播平台了。

今年7月,央视突然停止了英超直播,《天下足球》等品牌节目中也下架了英超的视频内容。9月3日,享有新媒体独家版权的PP体育和英超联赛同时官宣解约的消息。短短几个月,中国球迷观看英超的路全都被堵死。

虽然有消息称,腾讯有可能出手接盘英超版权,但“烧钱”的情况或许不会再次发生。后天价版权时代,一场大变局正在悄然发生。

新冠肺炎的突然来袭,让许多产业都蒙受打击,体育当然没有幸免,而且被袭击的不轻。

由于有欧洲杯和奥运会,今年原本是个“体育大年”。体育公司早就开始摩拳擦掌,有的甚至在2019年就频繁开会,制定好了新年的计划。却不料,奥运会和欧洲杯都被延期到了2021年。

原本2月底就可以开赛的中超联赛,7月25日才开赛,直到近期才允许少量观众入场观赛。中超能让球迷入场就不错了,西甲、意甲、英超、NBA这些赛事,停摆了上半天后,就没让观众再进场观赛过。

虽然在赛事停摆期间,运营方和俱乐部都想尽一切办法“自救”,比如让球员进行游戏大PK,推出颠卫生纸挑战赛这些趣味活动。但赛事一直都是体育的核心,没球可看的情况下,大批用户流失已成为不争的事实,而受其伤害最深的,就是版权。

这也是PP体育和英超产生分歧并最终导致解约的原因之一。PP体育在官方声明中表示,其与英超经过多轮会谈,但在英超版权价值方面存在分歧。这个版权价值,实际上指的就是本应在今年3月付给英超的30%版权费。

此前,PP体育与英超签署协议,前者获得英超2019-22赛季的中国大陆独家版权,版权总费用为5.25亿英镑。合约规定,PP体育需要先支付50%的版权费,2020年3月支付30%,2021年3月再支付剩余的20%。

显然,PP体育认为英超的版权费因为疫情已经严重贬值,加上自己先行支付了50%的版权费可以支撑到2020年底,因此无需再支付这30%的版权费,至少不应是一次性全额支付这30%。

但在谈判过程中,英超显然也是态度强硬,拒绝了PP体育提出的备选方案。根据新京报、澎湃新闻等媒体的报道,PP体育决定对英超进行起诉。

国外,类似的情况也在发生,英超联赛最大的合作伙伴之一天空体育就要求英超退还转播费。并拒付停赛期间意甲的转播费用。拥有北欧地区英超版权的Nent集团也曾在停赛期间要求“根据合同条款赔偿”。

为何赛事运营方对版权费如此敏感?因为这是赛事运营方和俱乐部的重要收入来源。2018-2019赛季,英超公司向俱乐部分配了总计超过24亿英镑的收入,很多俱乐部超过50%的收入来自转播分成。

尤其是如今疫情还未完全散去,观众入场看球仍是难题,各家俱乐部对版权费分成势必会更加依赖。

而作为付费的一方,以PP体育为代表的持权转播商当然也寸步不让,支付了版权费用,却得不到对等的服务与权益,这笔买卖换成谁恐怕也不愿意做。于是,有的转播商拒付或少付版权费,有的则要求退款。

一年前,PP体育开始履行与英超签署的协议,准备享受三年的幸福时光。谁料一年后,PP体育与英超在谈判桌撕破了脸,不欢而散。

肆客体育创始人颜强在微博上透露,与PP体育解约后,英超方面随即给腾讯、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、阿里旗下的优酷等公司发送邮件,以挽回因与PP解约而流失的中国市场。

根据最新的消息,知情人士透露,腾讯心动了,鹅厂有可能压哨拿下英超的版权,并且版权费较之前也有所降低。但至今腾讯方面对此并没有进行回应。

鼎盛时期的乐视曾拥有310项大大小小赛事的版权,超过70%的赛事是独家版权。包括英超、欧冠、意甲、西甲、德甲、中超、亚冠、国足比赛、NFL、MLB……总之,除了央视垄断的世界杯和奥运会,以及腾讯垄断的NBA,你能想到的体育赛事,乐视全都有。

其中,仅是购买2016-2018赛季的中超版权,乐视需要花27亿人民币。买下亚足联旗下赛事,乐视体育也花掉了7.5亿元…

早期的乐视体育风风火火,2015年,仅仅成立一年的他们完成了8亿元的融资。2016年,成立两年的他们完成80亿元的B轮融资。刘涛、贾乃亮、周迅、王宝强、陈坤、王思聪……这些人都是乐视体育的股东。

2016年,乐视CEO雷振剑在发布会的PPT上展示过一张世界地图,上面满满的都是赛事LOGO,彼时的乐视体育春风得意,却没想到,那却是最后的辉煌。

上一个在体育圈这么豪横的公司还是新浪体育,当年的新浪体育,也汇集了中超、亚冠、英超、欧冠、NBA等顶级赛事的版权,加上出色的内容生产能力,深得用户喜爱。

但从2014年开始,新浪体育就迅速从神坛跌落,2015年在于腾讯体育的NBA版权之争中,新浪体育眼看着腾讯以5年5亿美元的价格拿走了NBA独家版权。这直接导致了新浪体育的溃败。丢失版权之后,新浪体育就出现了员工排队离职,高层离职的壮观景象。

在B轮融资80亿之后,乐视体育得到的钱实际上根本就没有80亿,有报道称,有40亿被贾跃亭挪用了。在大批版权费用没有结清的情况下,乐视体育开始出现资金困难,许多嗅到苗头的员工开始逃离,这一切都还发生在2016年,也就是乐视体育看上去还在巅峰的那一年。

当时在乐视体育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:由于办理离职手续非常麻烦,需要11个部门领导审批盖章。一位乐视体育员工抱着电脑办理离职手续时,负责资产管理的领导也在办离职,生生耽误了一整天时间。

矛盾在2017年开始集中爆发,先是知名解说员詹俊的英超周播节目《英超观詹》突然停摆,随后便是拖欠版权费停止英超直播,再然后就是亚冠停播,原本直播组在比赛前一天还在准备相应的直播内容,结果比赛当天却突然被告知,版权没了。

2017年春天,留守的乐视体育员工没有等来万物复苏,而是各种裁员、裁组的通知。虽然乐视体育被正式“宣判死刑”是在2019年,但2017年他们就已“名存实亡”。

作为中超联赛的信号制作方,体奥动力原本已经为乐视体育准备好了2017赛季中超的媒体证件。但由于乐视拖欠版权费,这些证件最终留在了体奥动力。

从乐视手中拿过接力棒的,是PP体育,由于苏宁体育投资了中超信号制作方体奥动力,他们拿下中超版权也是顺理成章,再加上早前签下的西甲、2019-22赛季的英超,一时间,“看足球,上PP”成为了主流。

PP体育与乐视体育的本质不同,就是PP体育背靠苏宁这个电商巨头,在资金上至少不会出现乐视那样的问题。但即便如此,PP的好日子也没过多久,中国球员武磊所在的西甲版权被爱奇艺收割,新成立的欧国联版权同样归属爱奇艺。加上运营困难,PP体育又进行了30%的裁员,今年又与解说团队解约,直至与英超谈崩。背靠苏宁的PP体育,也没能躲过危机。

再加上阿里旗下的优酷体育,一度强势入局却与PP体育不欢而散。还有来去匆匆的暴风体育,被爱奇艺吸收的新英体育……近几年,体育版权市场经历了一场空前的乱斗。

经过几年的乱斗,目前的体育版权江湖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格局:腾讯掌握着NBA、F1,NFL等赛事额版权,PP体育丢失英超以后,手中还有中超、意甲、德甲、欧冠等赛事,依然是足球迷的第一选择。爱奇艺掌握着拥有皇马、巴萨的西甲,以及欧国联的版权。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,手握CBA版权。

如果从2015年算起,体育赛事“独家版权”的烧钱大战,已经持续了5年时间。除了一众因烧钱过度而死掉的或萎靡不振的企业之外,在这个市场中似乎没有人能笑着退出战场。

大家为了体育版权拼的你死我活,这个注定亏本的买卖,为什么大家还要争着做?

道理很简单,体育产业,赛事永远是核心,哪里有赛事,哪里就有用户,因此版权是入局体育的必争之地。至少在过去几年,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。

这种论断不无道理,在互联网没有快速发展之际,大多数人都只能通过电视来收看足球比赛,而最大的赛事播出平台,就是央视体育频道。

为什么上世纪90年代的意甲有“小世界杯”之称,至今被人称道?为什么德甲在国内的关注一度高于英超?这背后,都是央视免费播出这些赛事带来的巨大效益。也足以证明,拥有版权就拥有了行业影响力。

然而到了2007年,天盛体育买下了英超的版权,并通过电视台“欧洲足球”频道开始尝试付费直播的模式,但当时由于国内根本就没有体育付费的基础,每月188元的付费直播遭到球迷疯狂的,最终,天盛在2010年宣告破产。

在互联网兴起以后,第一个提出付费直播概念的是新英体育,当时,拥有英超版权的他们采取线上付费,线下免费的策略。由于天盛“翻车”的事例就在眼前,他们没有在付费直播上做得过于激进。

而真正把体育会员、付费直播推向规模化运营的,是拥有NBA版权的腾讯体育,和除了NBA外拥有一切版权的乐视体育。

结果,腾讯平稳度过了和NBA合作的第一个五年,并顺利与NBA完成了续约。至于乐视体育,夸张地推出10年会员的他们,却在1年后就丢失了几乎所有的版权,伤害了百万级的消费者。

由于涉及金额巨大,版权的得与失往往存在着很大的突发性。就像此次PP体育和英超解约,事发突然,PP体育宣布与英超解约的同时,很快也宣布了对体育会员的补偿方案。

版权的频繁更迭,同样也影响着从业人员。2015年新浪丢失NBA版权后,大批员工被腾讯挖走,乐视倒下以后,大批员工离职,其中一部分被PP体育和中国体育直播TV吸收。流动更频繁的是足球解说员,包括董路、李欣、詹俊、苏东,哪里有版权,他们就去哪里解说。

作为英超解说的头牌,微博粉丝900多万的詹俊从新浪到乐视,再到PP体育,如今又要换东家了。

作为互联网体育版权最早的老大,如今的新浪体育没有任何一项核心赛事的版权。但新浪体育正在打造自己的赛事IP,没钱买现成的赛事,那索性就自己打造草根赛事。

目前,新浪体育旗下的赛事有3×3黄金联赛,5×5足金联赛等等。尤其是2016年创办的足金联赛,为众多五人制足球爱好者提供了展示的平台。目前,中国足协已正式成为该项赛事的合作指导单位。

同样没有赛事版权的,还有网易体育。但网易体育拥有强大的策划能力与孵化能力,专注于内容的他们,做出了“西北望看台”、“后厂村体工队”等内容IP,文风多样,选题丰富,形成了一定的行业影响力。

此外,他们还发力与球队、球员的合作。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,与世界冠军法国队合作的,正式网易体育。2019年女足世界杯,网易体育拿下了中国女足头号球星王霜的独家采访权。

腾讯体育虽然拥有NBA的独家版权,但在2020年,公司依然发生了不小的变化。首先,NBA版权已经由腾讯体育让渡给腾讯视频,5年15亿美元的巨额版权费也由腾讯视频来承担。

根据腾讯公司在5月13日发布的第一季度未经审核综合业绩报告,视频服务会员数已达到1.12亿,同比增长26%。NBA版权由腾讯视频接手后,将会获得更多用户支持,而腾讯体育也得以腾出手来打造自主IP,此举对腾讯体育、腾讯视频和NBA三方来说,或许都有利。

当然,腾讯体育也要深耕自主IP。与新浪体育相比,腾讯体育的自主IP体量更大。

腾讯最拿得出手的就是《企鹅篮球名人赛》,该赛事已由2016年延续至今,主打跨界篮球赛。包括吴亦凡、孙杨、大鹏、乔杉等娱乐明星,都已在腾讯体育的自造IP上露过脸。

2018年世界杯前夕,腾讯体育还进行了《企鹅足球名人赛》的尝试,并邀请到了流量明星鹿晗。比赛当日,上海虹口足球场爆满,一边是铁杆球迷,一边是鹿晗粉丝,腾讯体育正在培养更多人为体育付费。

2019年开始,腾讯体育与腾讯视频合作了大型体育类综艺节目《超新星运动会》,如今已经举办两季,未来,它也将成为腾讯体育重点打造的自主IP。

在内容方面,腾讯在俄罗斯世界杯后也主打“破圈”,希望体育内容能够跳出这个深度垂直的行业,被越来越多领域的用户所接受,从而让腾讯体育的产品触达更多用户。

此外,腾讯拥有NFL、F1等赛事的版权,虽然这些赛事的知名度比不过三大球,但在国内其实有着很庞大的用户群体,最关键的是,版权费也并不离谱。接下来,腾讯体育依然会为这些综合项目的用户提供服务。

与腾讯持相同观点的,还有阿里体育和爱奇艺体育,他们都把“大文娱”概念提了出来,希望通过体育与综艺的结合,实现资源互通,用户互通,弱化垂类的概念,让体育触达更多的娱乐用户。

而新兴的平台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,未来也不排除布局体育产业的可能性,不过,这些平台豪购体育版权的可能性并不大。毕竟放在今天,独家版权还是一个投入“无底洞”,老玩家们已经深受其害,新入局的“小白”自然不敢铤而走险。

更何况,想入局体育产业,购买天价版权并不是唯一的途径。目前,抖音、微博都已经购买了NBA的短视频点播版权,并免费对用户开放使用。此举也是为了顺应短视频时代,提供丰富的版权内容让创作者进行创作,对创作者、平台和NBA而言,也是三赢。

体育产业的大变局已经开始了,未来,独家版权的占比会越来越低。这既能保障体育会员们的权益,也能让体育内容从业者们不至于“四海为家”。据悉,包括亚冠、40强赛等赛事都可以同时在多家平台观看。手握独家版权的公司,也不排除分销的可能。

后天价体育版权时代腾讯、苏宁们怎么玩儿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Scroll to top